.
豆豆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快穿之腹黑女配赶任务

82 病娇王爷追妻? 我吃瓜(24)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玖若回到拾儿的房间,两人已经不在,桌面上的东西倒都还在。有那么一瞬,玖若想把那些东西据为己有。不过还是算了,不吉利。

    玖若在容玉雁的房间找到了她,跟她说了拾儿的家事。

    容玉雁点点头,一副心累的样子。估计又和萧子骞两人互怼了。

    玖若把提前收好的半块玉佩拿给她。

    容玉雁从多宝盒里拿出之前在娘家找到的那一块,一嵌过去,完全吻合。

    如果这是容玉雁奶娘的东西,那拾儿会有,是谁给她的呢?

    容玉雁似乎知道玖若在想什么:“我问过王爷了,他给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优秀啊!!“也就是说,姐姐和王爷一人一半?”

    容玉雁好像不太接受这个结论,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拾儿既然是买来的,那她是谁都有可能。”玖若连忙换了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知道有个人可以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何大夫。”

    最近萧子骞身体挺好的,要找何大夫也很简单,萧子骞没什么事他一般呆在自己的那个草堂里不出来。

    玖若“哐当”一声把半片玉佩丢在何大夫面前,他顿时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“这玉佩,何大夫应该认得吧?”玖若才不管什么尊老爱幼,常常直达重点节省时间,一点也不水。

    “不认得。”何大夫已经神色如常。

    他否认了,玖若就知道再问下去也问不出来,让他知道玉佩面世了就完事。

    “何大夫知道玖儿最近在做香膏,不知道什么草药加到香膏里头可以有别的功效?”玖若毕恭毕敬地请教。

    何大夫打量了玖若一阵:“地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这是要整爆拆灵吗?还是纯草本的爆拆灵。”原谅玖若,她真的没忍住。

    何大夫莫名其妙:“爆拆灵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地榆不是可以治疗皮肤皲裂吗?爆拆灵就这个功效。”不过现代的爆拆灵都用最简单的化学成分直接上了!

    “你知道?”何大夫显然惊讶了。

    “略知一二。”废话!玖若可是生物系高材生,虽然不是学中药的,地榆这种普遍的东西还是知道干嘛用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套近乎套得差不多了:“何大夫,您想不想知道玖儿的玉佩哪来的?”

    何大夫一愣:“不想。”

    “那玖儿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何大夫:……

    暗夜:怎么老是用这招?

    玖若:招数不怕旧,最重要有人接受!

    玖若回去告诉容玉雁什么都没问出来的时候,容玉雁一副“我不相信”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这招叫打草惊蛇。”玖若糊掐了个理由。她知道,她照直说的话,容玉雁或许更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容玉雁果然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如果何大夫认识这玉佩,并且这玉佩里头有什么秘密的话,他一定会有所行动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那我继续做香膏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总算把王妃娘娘哄好了。

    时至深秋,王府内的菊花开得正艳,玖若正在试着做菊花味的香膏。

    可是菊花精油香味太淡了,又没有浓缩工艺,加到香膏里估计就只剩蜜蜡的味道了。

    玖若也不怕浪费,现在桃园那边多了那么多无所事事的白老鼠,做废了玖若就让小丫送过去给她们。

    她自己可不想去,长得丑,面对一圈的美女,自信心被碾压了个干净,完全可以预见不能好好说话的场景。

    玖若让小丫把每次送香膏的情形都讲给她听,小丫由最初的词不达意到现在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真是个有潜力的,玖若庆幸自己没有看错人。

    从小丫带回来的第一手资料,玖若得知,这十个人当中,有几个是想象力超标的,有几个可能会浪过头,有几个摇摆不定。

    无奈于萧子骞的军令状,大家只处于蠢蠢欲动的状态。

    唯独有一个貌似很清楚自己的处境,但没有人听她的,正是那个玖若第一次留意到了的。

    或许可以利用?

    玖若还没反应过来,听说容玉雁和萧子骞又被皇后请进宫了一趟。

    估计跟那十个美人多少有些关系。

    容玉雁回来之后像个火球,看谁都不顺眼,谁对她行礼,就骂谁一顿。

    玖若有点无语,好不容易消停了一段时间,得了一些下人的心,怎么突然又崩塌了?

    容玉雁瞄了玖若一眼,提了道气,最终没有骂出来。

    “姐姐,这是咋了?”玖若向来都是个不怕死的。

    “把那群女人关到桃园,皇后娘娘教训了我一顿,说我善妒不容人。问题这是我关的吗?”容玉雁火得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玖若心想,问题是你也想这么关着。

    玖若给容玉雁倒了杯茶:“姐姐先消消气。”

    容玉雁夺过茶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还好是提前泡好的,温度合适,不然……她这么一牛饮,玖若估计会被萧子骞打死吧。

    “我们静观其变不好吗?”玖若笑着说。我的亲王妃娘娘,我们一起吃瓜吧!

    “观什么变什么?”

    “王爷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容玉雁眼睛一亮,心头熊熊的烈火逐渐熄灭:“之前何大夫那边你也说过差不多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可是感觉蛇在冬眠。”玖若明白容玉雁一句想问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姜始终是老的辣,何大夫定力十足,玖若早有预料。

    她一直没开展其他的行动,是因为她怀疑萧子骞那边查到了什么,但他不想告诉容玉雁。

    玖若直觉不是什么好事,所以选择了继续吃瓜。

    萧子骞会有所行动,玖若不用想都知道,可她没猜到他的动作那么快。

    第二天萧子骞就请了一批同僚过来王府玩。说是同僚,实际上,一个是总裁的弟弟,其他都不过是高层员工。

    萧子骞第一次请他们来,他们当然兴致勃勃。哪怕没有兴致的,都要装得很有兴致。

    容玉雁不知道萧子骞为什么要突然设宴,她等了半天,也等不到一个人来告诉她。

    “我们过不过去?”容玉雁问玖若。

    “姐姐问玖儿的时候,姐姐心中已有答案。”玖若摆弄着容玉雁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柳梦婷也会出现。”容玉雁既想去表明一下地位,又不想见到有些人。

    “她是肯定会去的。”萧子骞都扔给她去筹办了,她不可能忙成狗之后,不在人前露个面寻求一下心理平衡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