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豆豆小说网 -> 玄幻魔法 -> 大魔王娇养指南

第290章 我会认真考虑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想来想去,他还是不想错过了这样的大好机会,即便要死,也得死得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风灵昭一滞,缓缓放下竹箸,取巾子拭净嘴角,才轻声问他:“赵丰,你想娶我?”她一直以为他胆小,这种话问不出口。

    赵丰盯着她红润饱满的唇,耳中却听到自己快得不像话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当然,风灵昭也听见了,不由得微微笑开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,他索性把心一横,把话都摊开,“不知九小姐可愿下嫁?”

    “赵丰没有别的能耐,不能给你荣华富贵,但必将竭尽所能让你衣食无忧、欢喜自由。”

    风灵昭似笑非笑:“你就在这里求婚?”她可万万没想过,有个男人会在滋滋作响的烤盘边上、在烟熏和油气当中向她求婚。

    “嗯!”赵丰却用力点了点头,“要过日子,今后也是这样的人间烟火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确认了自己心意。

    少年的眼神明亮,其中的情意和企盼不再掩藏,倒让风灵昭面上有几分灼灼。

    这家伙,胆小归胆小,说话倒是动听。风灵昭想笑,却笑不出来,细细咀嚼他的话,最后竟曼声道:“自由啊?”

    她的语调拉得很长,像是藏着无限感慨,连眉梢都染上了轻愁。

    赵丰看着她,有些不解。她既然在明觉山长大,不被俗世束缚,为什么还会这样向往自由,仿佛那物于她遥不可及?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在赵丰来说仿佛度秒如年,风灵昭终于正色道:“我会认真考虑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目光和语气一样温和,她说她会考虑,认真地。

    不知怎地,赵丰就是相信她言出必践,说到一定能做到,当下长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那样如释重负的神情连风灵昭都看出来了,嘴角忍不住扬起:“怎么是这副神情?”

    “不拒绝,我就还有机会。”她肯考虑,他就好生欢喜。赵丰郑重道,“当浮一大白。”说罢斟满酒水,一口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好呛!

    烈烈火气从腹里涌出,让他险些喷出来,但他强行忍住了。方才风灵昭一杯接着一杯,喝得面不改色,绝不像他这么没用。

    看他脸色胀得血红,风灵昭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,俏肩簌簌发抖。

    赵丰忙着强下逆流而上的酒气,也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周围酒客循声望来,想看哪个姑娘能笑得这样豪放。风灵昭浑不在意,好不容易勉强止笑,自己的脸也红了,笑红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,有点意思。”她接触过的男子,要么正儿八经,要么阳刚彪勇,哪一个也不像赵丰这样……

    该怎么形容?她一时没找着合适的词儿。

    赵丰硬着头皮:“你若肯跟我在一起,会发现我更有意思。”说完就想掌掴自己。

    甜言蜜语的火候功夫太差,这话说出来,风灵昭还没怎样,他自己脸先麻了半边。

    怎么办?现在练起有点来不及。

    风灵昭只笑不说话,赵丰赶紧冲着店主招手:“再来两份肋条!”

    两人默默烤食,一切如初,一切好像又有点不同了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风灵昭才换了个话题:“对了,你铺子着火那日,春深堂的主人为什么亲来找你?”黄大和赵丰投缘,那是黄大的事,为什么那位石凛石少爷会亲自出马?

    “他来找我问一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风灵昭抬头,又饮尽一杯酒。

    “是本书。”赵丰回忆,“我盘下旧店时发现桌脚垫了本书,拔出来一看,里面没有文字,只有些古怪的图案和纹路。黄兄那天在我店里玩耍,撕了一页下来,可是被撕坏的页根紧接着就凭空消失,就像从来没有缺失过页码。”

    风灵昭不过随口一问,这时才真来了兴趣:“书名呢?”

    “鸳鸯谱。”

    风灵昭秀眉微蹙:“这是谁的恶作剧?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般想的,但在上面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风灵昭瞥他一眼:“不是说没有文字,只有图案?”

    “就是图案古怪,乍一看只是些凌乱线条,找不出规律。”赵丰苦笑,“可是看久了,看到眼花了,好似那图案里就是我的名字,并且线条多数彤红,有那么些却是黑色的。”

    风灵昭沉吟道:“这世上尽多古怪物事,说不定那书里附了些神通。否则石凛怎么会找上门?”话音刚落,就见赵丰脸色变得有些古怪,不由得道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如果真有神通,那么书上的另一个名字……赵丰咽了下口水:“其实那一页的图案是个整圆,其中半圆好似我的名字,另外、另外半个圆上却、却……”

    他“却”了半天也没能说出底下的话,风灵昭给他斟满酒杯:“喝一杯,缓一缓。”

    赵丰咕噜喝掉一大口,这才接着道:“另个半圆上还有人名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风灵昭的神情,下意识露出两分紧张。

    “风、风立晚。”

    风灵昭张了张口,一时竟没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她才找着自己的声音:“你确定是风立晚?会不会看错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确定。”赵丰沮丧,“毕竟是眼花才看见的字,保不准是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这事儿透着蹊跷,其实赵丰自己也琢磨好多天了。

    连石小少爷都亲自过问,想来那本书不仅是恶作剧那么简单。更何况他还在上头看见自己的名字,和一个男人连在一块儿……

    谁对自己的事儿不上心?赵丰念过书有学识,对“鸳鸯”的涵义一清二楚。但这个词儿最早出现是指男子之间的友情,后来才取代为异性互慕之情,所以他也有些迷茫。

    前者还好,如果书里指是后者——想到自己和一个男人要好,他后背的鸡皮痱子就要站起来狂舞。

    风灵昭无声笑了,摇了摇头,然后像男子般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说不定我该祝你们白头偕老?”

    “别,别!”赵丰瞪圆了眼,惊恐道,“我对男人不感兴趣!”

    风灵昭嘴角扬起,不过忽有所感,转头往西边看去。

    那是一片隐在黑暗中的民宅,只有零星几盏灯火。

    她微眯起眼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