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豆豆小说网 -> 玄幻魔法 -> 大魔王娇养指南

第146章 当年恩怨(加更)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燕三郎终于往后靠坐到柔软的椅背上,彻底放松下来,脸上的神情已经不再唯唯诺诺,“你们筹划那么久,到底打算怎么复仇呢?”

    边上的护卫看不过眼了:“小子,你以为自己和谁说话呢?”说罢,伸掌就来扼他脖颈。

    柳肇庆没发话,他不会要了这小子的性命,只打算给他吃点苦头。

    只是他指尖还没捏到小少年肌肤,就有一只纤纤玉手伸了过来,后发而先至,咔嚓一声扭断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干脆俐落。

    即便是杀人,由她做出来也是赏心悦目,仿若艺术。

    可怜这人死得不明不白,脖子断了,但气儿一时还未断,喉间兀自咯咯作响,一双眼睛凸成了牛眼,正好就直瞪着她。

    柳肇庆原本快要眯成一条缝的老眼都瞪圆了,指着鬼魅般凭空出现的红衣女子道:“你、你……”这车外由孙子亲自加持了阵符,不输给铜墙铁壁,她是怎么进来的!

    “他先动手的哦。”千岁拎起脑袋软绵绵垂落一边的护卫,将他扔到柳肇庆身边去,顺手在桌面的软毡上撕下一块,嫌恶地擦了擦手。

    她的动作吸引了一老一少的目光,那指尖幼若春笋,仿佛一碰就能折断,是怎么做到谈笑间取人性命的?

    柳肇庆嘎声道:“你是谁!”

    “嘘——”千岁手指竖在唇前,比了个噤声的动作,“小声点,否则我只好把你也给咔嚓了。”

    她明明巧笑嫣然,眼里的冰寒却让阅人无数的柳肇庆都打了个寒噤。那眼神漠然,看他就仿佛看着死物。

    “你是没多久好活了。”千岁悠悠道,“但不该这个时候死,是么?”

    柳肇庆怔怔看看她,再看看燕三郎,终于从惊愕中回过神来,惨笑道:“我和方儿,竟然都看走眼了。你们是杨衡西和马红岳派来的?好,好,我认栽!”

    燕三郎和千岁互望一眼,后者轻嗤一声:“他们也配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与衡西商会不是一伙儿的?”柳肇庆先是一愕,但马上抓到重点,精神为之一振,“你们想怎样?”

    “我原本不想怎样,是你和端方非要找我麻烦。”燕三郎说到这里,千岁就抢过来道,“现在,我对这事儿很感兴趣,想听原版始末。”

    燕三郎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柳肇庆目光闪烁,喉结才动了一下,千岁就道:“你身上那两件护身法器,在我面前和纸糊的差不多;也甭想向外头求助,我保证你第一声还未喊完,脖子就断作三截。”

    柳肇庆倒抽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车行辘辘,有时震动,那个死掉的护卫就总把脑袋垫到他肩膀上来。死人的身体就挨着他,有时还要抽搐两下,把柳肇庆给恶心得不轻。

    他不敢喊了,沉默半晌,叹了口气,转向燕三郎道:“我的大孙子遇害时,也差不多你这个年纪。仔细看看,你和他长得还真有几分相像。唉,他若是还活着,也该是风度翩翩的好儿男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千风拈起桌上洗好的樱桃,一边吃一边笑道:“煽情对这小子无用,他是铁石心肠。”

    柳肇庆讪讪。

    燕三郎眨了眨眼,面露不解:“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柳肇庆终于幽幽开了口:

    “十年前的五月廿一……”

    燕三郎即微微一惊:今天也是五月廿一。

    柳肇庆昏黄的眼珠转动:“我还记得那个夏天的天气热得反常,桃子熟得很早。你道桃城因何闻名?”

    “桃子?”

    “是,那里出产的桃子特别好,肥甜多汁,还是拢沙宗指定的贡品。”柳肇庆笑了笑,“我那大孙子就特别爱吃桃,每年夏天都缠着他爹要来桃城找我玩耍。他们本该那天午后就到的,我已经吩咐下人摘选了山庄里最肥的桃子洗干净,冻在寒泉里。他一来,就有冰凉甜口的桃子可以吃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从午后等到傍晚,再从傍晚等到深夜,也没等来他们。”柳肇庆的脸色变得冷厉,“我一边报官,一边派人往柳沛方向一路找过去,找了许久许久,最后、最后才在山林里发现他们的尸首!离官道不足二百丈!”

    “山里的狼比我的人到得更早,已经把我孙子啃、啃掉了一小半!”柳肇庆说到这里,声音都渐渐哽咽,“从那一刻起我就立誓复仇,否则哪有颜面去九泉下见他们一家三口!”

    千岁深表赞同:“你命灶衰微,脑袋里还长了好大一个瘤子,活不到年底了,怪不得要赶紧动手。”

    柳肇庆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谁是凶手?”千岁以手支颐,“你们这种商人,应该都有不少仇家吧?”

    “当年袭击我儿的队伍有十三人,我千方百计才抓到一个,他指认杨衡西是主谋。当年就是杨衡西带队,又亲自、亲自斩下了我儿的头颅!”纵然时过十年,柳肇庆说起此事依旧恨得咬牙切齿,“我报官送人,结果证人第二天就死在牢里,此事不了了之。衡西商会在柳沛县,已经是无法无天!”

    从那时起,他就知道官家再也指望不上,想报仇还得自己来。

    燕三郎侧了侧头,状甚不解:“一家三口?那么端方呢?”柳肇庆的悲伤很真切,他儿子柳昭东一家都死了,那么端方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,怎么会喊他祖父?

    柳肇庆沉吟一下才道:“他是昭东次子,自幼身体太弱,我找相师来算看,说他八字和我的大孙冲撞,不能养在一起,因此三岁就被送去乡下,果然听闻他后面体质好转。”

    原来端方是柳昭东庶子。

    燕三郎懂了:“后来你将他送去拢沙宗?”他记起商会其他人说起,端方错过了最佳年纪才进入拢沙宗,想来之前他都被寄养在乡下。

    “我将他寄在一个至交家中养了两年,也是以端家而非柳家子孙的名义送入拢沙宗,否则会引来梅晶怀疑。”柳肇庆说起这个庶孙,脸上也有一丝自豪,“端方也争气得很。我都从未想过,他于修行能有如此天赋,一进韵秀峰就大放异彩!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