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豆豆小说网 -> 玄幻魔法 -> 大魔王娇养指南

第90章 陈通判的手段(加更)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可是归云社向来是玉桂堂最强劲的对手,如果它和玉桂堂“撞戏”,对观众来说台面上当然更好看,可是对戏班而言,这就是赤刀见红的血拼!

    到时候要考较的,是功力,是新意,甚至取胜因素里还包括了戏班的出场顺序、观众心情。

    不可掌握的因素太多了。

    石星兰闻言放下心来:“我们不止于此,定能让他们相形见绌。”如果只演绎那一段人人都听说过的历史,她何必以生命为代价,求助于秘宝?

    苏玉言眉头依旧紧皱:“我担心班里有人走漏消息。”参加春宁大典的班子,每家的新戏都是严格保密。万一让对手知道了底细……

    石星兰明白他的顾虑:“你是说,陈通判?”

    “极有可能是他。”苏玉言给亭中石椅铺上披风,才扶着石星兰坐下,“我拒绝他多回,他或以此为报复。”

    陈通判在云城势力深固、党羽众多,要买通玉桂堂里的人并非难事。如果他将资料泄给归云社,玉桂堂可就十足被动了。

    石星兰沉思半响,才同他低低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苏玉言点头:“好,便这么办。”

    这时一阵疾风吹过,刮走了石星兰的面纱。那张苍颓的面庞就曝露在苏玉言的视野中,再无遮挡。

    “别看!”她急急举手遮面,声带哀求。

    她已经变得又老又丑,站在玉郎身边,就像桃树下不起眼的花泥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?”苏玉言轻轻抓下她的手,目光瞬也不瞬,“你病倒昏迷时,我天天都盯着呢。”

    石星兰无言以对。他在她床前陪伴三天,面对的就是这张脸,难道不生去意?

    “在我心中,再没一个女人比你更美。”

    石星兰眼里顿时有泪淌下,一滴,两滴,还未落地就凝成了冰。

    天上又飘起了小雪。

    屋脊上的白猫抖了抖耳朵,站起来一溜烟儿往外跑。牙都快被酸倒了,她可是只猫啊,该吃猫粮而不是狗粮。

    话说燕三郎好像买到了甚好料?真香啊,她从这里都闻到味儿了。

    ¥¥¥¥¥

    事实证明,苏玉言对陈通判的了解还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彼时春分已过,距离春宁大典只剩八天了。经过了足足三个多月的筹备,苏玉言对新戏的排演甚是满意。

    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。

    这一日清晨,玉桂堂众人收拾行囊。春宁大典在七十里外的苍山脚下举行,各路戏班都要提早抵达,先熟悉场地,再排演练手。再说戏班在各地流动演出乃是常态,他们早都习惯。

    石星兰不顾身体抱恙,亲来送行。

    经过翟大夫精心调养,石星兰的病情好像稳定下来,脸上的笑容也一天比一天更多。可只有她自己明白,这副身子是一天比一天虚弱了。

    她无时不刻都感觉到生命力的流逝,如抽茧剥丝,虽然缓慢却不可逆转。

    现在,她清楚那些行将就木的老人最后的感受:

    大限将至,以及望见了终点却不能对人明言的恐慌和孤独。

    但她面对苏玉言时,依旧轻声细语,并且要笑着祝他旗开得胜。苏玉言和玉桂堂的未来,成败都在此一举。

    “怎么跑来了?”苏玉言握起她的手,“放心,好消息会比我更早回来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玉桂堂有个年轻后生跌跌撞撞跑进来,冲着苏玉言惊慌道:“不好了,刘哥被衙役拿链子勾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!”苏玉言面色大变:“什么名目!”

    “前几日柳家命案的奸夫被抓归案,供出这几天都藏在刘哥家中。现在官署拿走刘哥,要治他窝藏杀人犯的罪过!”

    苏玉言精心排戏,两耳不闻窗外事,这时就皱眉:“什么命案?”

    另一名伶人解释道:“六尺巷柳家的媳妇王氏与外男私通,合力杀掉丈夫。事情败露以后王氏被捕,奸夫逃蹿,这时大概抓到了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七嘴八舌:“刘哥和姓柳、姓王的都无瓜葛,怎可能窝藏罪犯,偏偏还在这个关口?”

    “必定是弄错了,滥捕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要出发了,少了刘哥怎么行?”后生仔眼巴巴望着苏玉言,“您和官署关系好,能不能将他提前保出来?”

    那伶人就反驳:“不成的,咱们都要离开云城,官署会以为刘哥畏罪潜逃了。”

    苏玉言面色铁青,和石星兰互望一眼,都看见对方眼里的愤怒与担忧。

    他撇下众人,将石星兰单独带去堆放器物的耳房,终忍不住一拳击在壁上,怒气冲冲:“该死的狗官!”

    能在关键时刻干出这种缺德事的,除了陈通判还能有谁?“刘成远饰娄师亮,戏份很大。没有他,这出戏要怎么演!”

    除了苏玉言本人,就数刘向远的戏份最重。现在他被羁走,说是受审,鬼知道要被关多久!

    等他出来,春宁大典大概早过了吧?

    他这一拳击在几面橙旗上,石星兰吓了一跳,赶紧抓过他的手检查,发现上面没留下明显伤痕才松了口气:“快要开演了,这双手要完好无损,可不能留疤。”苏玉言唱作俱佳,一双手更是精美如玉雕,动作起来不知有多美观。要是手受伤了,观感一定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他不会轻易放过我!”苏玉言苦笑:“若是刘向远去不成苍山,这出戏……”这出戏都没法子演,他还在乎手做什么?

    是他大意了,怎么放松了警惕,忘记陈通判这人的奸恶心性?那厮隐忍了三个月,不早不晚,就选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出手,要将玉桂堂直接击垮!

    苏玉言强忍胸口泛上来的恶心,低声道:“兰儿,你先回去,我会再设法。”

    石星兰望着他,眼里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:“你要去求陈通判?”

    苏玉言薄唇都抿成一条直线,好一会儿才道:“他抓走刘向远,就是要迫我去求他。”

    “他迫你,你就去?”石星兰冷笑,“你这时去了,他会怎么侮……羞辱你?!”她只要想到陈通判对她心上人做过的那些事,就寒毛立竖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